yosan

話嘮靈魂畫手,評論能回都會回
📣鬼白本通販中詳情戳17年12月的po📣
❗圖片轉載請先徵得本人同意🉑
❤專注鬼白不可逆的白澤派😍
🍭甜HE黨,原諒我不吃刀🍬
🌟銀魂全員愛永不出坑🙌
⛔不擴列🚫

©yosan
Powered by LOFTER

结合漫画的一些我流理解

分析得很好,簡直可以作參考兩人性格和相處模式的模範考據!

夢野ナナイロ_Uriel是大笨蛋!:

白泽的强大在于“忘记”。
虽然这话是白泽在和妲己莉莉丝她们一起玩闹的时候笑着说出来的,但我觉得他所说的“忘记 ”并不是“对待女性无论发生什么都能转眼就忘”这种轻浮的意思(虽然大概也有这么一层意思吧hhhhh)
活了上亿年的神兽应该对很多事都觉得无足轻重了,应该有不少事情对他来说都是不必在意的吧。
“放着不管不就行了?跟不上我们的脚步是电脑的问题,太不成熟了。”
对待高科技机械的态度也很悠然,因为那句话而被桃太郎吐槽是“地球生出来的BUG”,给人的印象就是活得很my pace,甚至在看小黄片的时候电脑死机了都能临时决定“算了,去喝一杯吧”然后把电脑放置在一旁自己溜达走,感觉就是活得非常我行我素,或者说对(除了鬼灯以外的)什么都不会过于在意,毫无压力,很悠闲的一个神。
好像很多老爷爷类型的角色都是这种性格,这也是魅力之一啊。


“大概是因为他很少说别人坏话吧,可爱的女孩子自然愿意找他”——阿檎。
“说起来他这人脾气挺好,除去好色这一点,总体而言不算坏人,说他是好人也不为过”——麒麟。
麒麟说完后桃太郎还跟了一句“我也这么觉得”。
白泽真的是个性格很好的人,对桃太郎和其他人的态度也很温和,身边的人对他总体的评价还是很高的,而且他知识渊博又通情达理,可以说除了对女孩子的态度是个纨绔中的翘楚以外什么都很好。
“虽然是个花花公子但也是知识之神啊。”——座敷童子。
所以在鬼灯休假工作没人来做的时候小白才会跑去找白泽帮忙,大概在小白眼里白泽是唯一一个能担任鬼灯的工作的人,白泽是通晓万物的神兽,对于“为什么英雄也会在地狱里工作”有自己的一套见解,“座敷童子喜欢吃红豆饭”这一点鬼灯需要上网查资料然而他却十分清楚,也能在看到貉的第一眼就识破伪装成小孩子的他们,明明内心毫无恨意却能熟练运用诅咒也是来自他的知识,光是学富五车这点就足够让迷妹们狂吹了。
据白泽说,“同服禁忌”也是他教给皇帝的。


虽然一直保持年轻的样子,但白泽也向桃太郎承认过“我也一把年纪了”,并且说自己患过三次结石。虽然因为亲近女孩子让他比同龄的瑞兽们显得更年轻更有活力,但白泽亲口说出来的时候才能真正让人意识到“他是活了上亿年的神”而不是“普通的什么花花公子”。
毕竟他是经历无数岁月,拥有无尽岁月的上古神兽。


白泽为什么会爱好女色呢?
白泽说他爱所有人形的女性,但那说到底也只能被称为“博爱”,对女孩子的态度也只是“会跟她们玩但从来不考虑结婚”。
可以理解成“他就是这种性格”,但我觉得这大概是他为了打发无尽的时光而选择的消遣方式吧。
就像芥子说的,“我想他只是一个人太寂寞了”。


然后就是一个漫画里才有的发现,也是个人猜测。
在漫画一百多话当中经常有尾页是两张白泽的习作的“惊喜”,感受画风突变的惊吓可以说是非常刺激了,然而习作8“天探女”却画的是一个非常可爱的美少女(漫画里天探女的真正形象是个喜欢嚼舌根的丑女,颜值和石长姬有得一拼),对比一下画中的形象与角色本身的形象,我觉得白泽的画技会不会并不是“天崩地裂级别的爆炸艺术”而是“把丑画美,把美画丑”的特殊技能呢?
不过我在看到白泽的新作“美少女佣人幸丽丽小姐”的时候觉得还是相信白泽的画风是另类艺术对于大脑而言比较好接受一些(


相比起一直很安定的白泽,鬼灯简直就是隔段时间就被作者拉出来虐一虐的亲儿子了。在我看漫画之前一直都以为这部作品是个搞笑漫,但完目前为止的连载之后只觉得被虐得肝疼。
在为数不多的讲述鬼灯过去的篇章里,全部都是妥妥的四十米大刀。
鬼灯在身为人类的时候名叫“丁”。
或许这根本就不是个名字,仅仅就代表“佣人”的意思。
他是孤儿,而且原本不是他生活的村子里的人,在活着的时候理所当然地被当做外人排挤。之所以人们能在献祭的时候第一个想到他,也是因为他的身世和身份。
被当做活祭品的时候虽然表面上很冷静,但死时的那份怨念是足以吸引鬼火附身的强大。
然而化身为鬼之后他最初的生活也没有比活着的时候好多少,因为那时的彼世没有秩序,他又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只能住山洞和做些手工活来勉强度日。
有权有势的孩子王发动人海战术欺负他,用大石头堵住山洞的洞口,他就没日没夜地用头上的角凿了四天四夜,终于把石头凿穿时的表情被朋友评价为“像是被封印了5000年的魔鬼”。
少年时期的鬼灯有过一段叛逆期,会逃课去拍卖市场看他感兴趣的狼牙棒,那时依旧有人因为他是孤儿和活祭品的出身与过去来嘲笑他,他每次都把来惹事的人打到再也不敢招惹,一直用到现在的狼牙棒也是在那时拿到的。
真的,虐得我肝疼。
他从小就是个聪明而坚强的孩子,来到黄泉不久就给阎魔提出了在以后改变了彼世的建设性意见,偷偷跑去看狼牙棒的时候在店里找到了照妖镜,想到可以做其他用途就有了后来阎魔厅的净玻璃镜,巧妙地用了魔术的形式让琼琼杵尊打消了对“花耶姬的孩子是不是自己亲骨肉”的怀疑,他是地狱里不可多得的人才,没有人比他更适合第一辅佐官的职位了。


他之所以对失去居所的座敷童子如此温柔,是不是因为他通过那两个孩子想到了自己的过去呢?


相比起白泽的“丝毫没有怨恨”,鬼灯的怨恨可以说是强到爆表了。
但是那种“积极的憎恨”我真的非常喜欢。他的怨恨不像芥子那样开启开关之后就会狂化暴走,也不像怨女那样一味地诅咒。不像一涌而出的潮湿泥沼,倒像是日光照射下的干燥水泥地。
正因为是鬼灯所以才会有那样有个性的怨恨方式。
泷夜叉姬曾经在召唤“怨念最强的鬼神”的时候把鬼灯从地狱里召了出来,而在牟庆和牛若丸讨论“如果再去召唤的话还会不会是他”之后,那一话的最后一个画面是和乐融融的阎魔厅。
即使在过去没有得到爱与温暖,但起码现在有了安身之所、忠心耿耿的部下、关爱他的朋友们与千年羁绊的对手。
鬼灯是被大家爱着的鬼神。


鬼灯和白泽掐了千年,他们的关系大概可以理解为“互相看不顺眼但在某些地方又出奇地相似”的欢喜冤家,鬼白这对cp最吸引我的地方就是他们之间的鲜明又有趣的感情。
鬼灯会义正言辞地在白泽想起自己约过妲己之后表示“先说好我可不借钱给你”,却又在白泽出了和妲己的账单相同价格的租借费的时候二话不说从阎魔厅的预算里拨出钱款给他;白泽平日与鬼灯处处作对,却在画八岐大蛇的时候从蛇想到鬼灯,从赤酸浆想到鬼灯的眼睛。
他们可以说是最会给对方找麻烦, 也是最了解对方的人。鬼灯把座敷童子送到白泽家的时候甚至计算好了白泽接下来的行动留好了电话(一个秒播一个秒接,妙啊),白泽在暂替鬼灯工作的时候阎魔担心他会故意出错,然而他却说“比起弄错,滴水不漏地完成反倒更能激怒那家伙”,也真的成功让鬼灯超气了。
平心而论,他们没有一次让对方真的陷入危机过,也从来没真正记过对方的仇,不如说是打情骂俏了千年。俗话说打是亲骂是爱,我的愿望是他们快点结婚(喂

评论(4)
热度(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