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san_深潛退隱咸魚

話嘮靈魂畫手,評論能回都會回
❗圖片轉載請先徵得本人同意🉑
❤專注鬼白不可逆的白澤派😍
🍭甜HE黨,原諒我不吃刀🍬
🌟銀魂全員愛永不出坑🙌
⛔不擴列🚫

【鬼白】《情信》番外

※此文為之前的短篇《情信》的番外,有相關情節,沒看過《情信》的親可以翻一翻我之前的po

※短,已完,重發

已經過了下班時間的閻魔殿很安靜,此刻只有翻動紙張和蓋印的聲音迴盪在這個空間,堆積成小山的文件正在被鬼燈於工作檯上埋首一點一點的解決掉。

"這裡是眾合地獄的季度報告,工作辛苦了。"過來呈交報告的阿香臉上有一點疲態,看來管理層的活也絕不輕鬆。

"您也辛苦了。"接過阿香手上的報告後,鬼燈的手機就傳出了訊息提示的聲音。站在鬼燈身旁的阿香憑著高度的優勢,就算不仔細看對話的內容也能輕易看出跟鬼燈傳訊息的對象,鬼燈的「Link」中使用的聊天背景,正是桃源鄉...

【鬼白】颱風夜

颱風來了。

狂勁的風強勢渡洋而來,領著它的得力暴雨兵團越過山丘,掠過平地,湧入城市,鑽入街道,乘著夜色企圖爬入幽暗的室內想把所到之處洗劫一空,只剩門窗還在作最後抗爭,守護此刻側躺在床上的主人。

可是主人卻沒察覺門窗的苦心,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

暴風在窗外囂張咆哮,雨水一陣又一陣的攻打著窗戶,槍林彈雨,街外大概有甚麼東西被越洋而來的狂徒肆虐著,發出雜亂無章的巨大聲響,與外面激烈的戰況不同,屋內平靜得很,除了被扭大了聲量的電視。

電視上的美女主播正報導颱風的相關消息,是近年來威力較強而且還正面吹襲的颱風,雖然這位女主播白澤平常是挺欣賞的,但他現在只是出神地望著窗邊瘋狂飛舞的窗簾,雙目無神,...

【鬼白】請告訴我

一睜眼就發現自己身處閻魔廳,不過四周一個人都沒有,這一刻還在腦裡拼湊記憶的白澤,下一刻他感知度極高的神目就辨認出這裡與現實的不尋常之處。

是夢境,而且不是經正常程序進入的夢境。

忽然從寂靜無人的閻魔廳深處傳來翻動紙張的聲音,好奇之下,白澤循著聲音的方向探索,雖然不知道是被誰引來這個夢境,但是沒感到任何危險或惡意,也沒有咒術的跡象,在脫離這個境地之前只好先四周查探一下,不過沒想到發出聲音的源頭,會是他的死對頭鬼灯。

“竟然會在「這裡」見到你啊……”
眼前在辦公桌上翻閱文件的鬼灯聞言回敬了他一個白眼。
“您終於老年癡呆了嗎,我是這裡的輔助官,當然會在這裡。”
“我指的是……不,算了。”跟一個夢境裡...

【鬼白】月出之丘(五)

※鬼白架空


※西方中世紀奇幻背景


※預計這篇略長,所以以連載方式更新


※賞金獵人燈 x 森林聖獸澤


05

鬼燈回旅館收拾好所需的物品,做好在山上過夜的準備,隔天吃過早飯後就出發前往霧山。

從山腳看上去,被霧包圍的山峰近在眼前,看起來不但沒減少神秘感,甚至顯得更加宏偉,鬼燈握著手裡的懷錶,在出發前確認了一下時間是上午九時許。

值得一提的是這個懷錶是以前完成一個富翁的任務後被賞賜的,一般平民基本沒啥人能擁有,即使普通家庭家裡已廣泛使用機械鐘,懷錶這種相對輕巧一點、至少能帶往外出的計時工具在當時來說是奢侈品,而且對普通日出...

【鬼白】《情信》小片段

※《情信》的延伸段子,沒看過主文的可以翻翻之前的po

就在白澤坐在鬼灯的辦公桌旁幫鬼灯忙處理一部分公文時,手機響了,來電者顯示是加加知,白澤偷看了一下鬼灯,告訴他出去接一下電話。
雖然現在白澤已經跟鬼灯在一起了,但是由於以前的事,在鬼灯面前接起加加知的電話時也難免有點偷偷摸摸,對白澤從內到外都瞭如指掌的鬼灯,自然看出了白澤的不自然,但也只是默默點了下頭示意。

加加知打來其實也就純粹問一下白澤近況,過得好不好,以及最重要是要知道鬼灯對他好不好。
“鬼灯嗎?那傢伙還是那樣對我粗暴,不講理……!”感到腰間突然被一雙手纏住,差點驚呼了出來。鬼灯不知何時站了在白澤背後抱住了他,並附在他耳邊低聲命令“繼續...

【鬼白】温馨30題

下面這30題太可愛,填填鬼白撒撒糖^q^以下有分為鬼白和加加白,以區別原著設定和雙凡人設定,有幾題根本是搞笑向的,大家好像普遍最喜歡24,那兩個表是為了段子而改的233


温馨三十题
1、一杯可乐,两只吸管。
“我回來了,外面好熱……啊,我又要喝可樂。”一入屋就看見加加知從雪櫃拿了罐可樂出來,於是也走去雪櫃“誒,已經沒有了,加加知分點我喝嘛~”
“可以,我去拿杯子。”
片刻之後“……這是啥意思。”
“分您可樂喝啊。”
“但你只是把可樂全倒進一個杯子裡面。”
加加知聞言把兩支吸管放進去“這樣就可以了。”
“……”加加知偶爾的親密舉動總會讓白澤感到不知所措。
唉,貌似更熱了。

2、睡着的猫和他。

鬼燈...

【鬼白】治癒

※短,甜,沒後續

鬼灯在等藥的期間跟兔子玩了十分鐘,最後兩分鐘把臉埋了在兔子的肚皮上蹭。

“你妨礙到我家藥劑師兔子們工作了。”白澤看不過去,上前把兔子從鬼灯手上拯救了出來。
“牠們有在好好工作啊,在治癒我的身心。”
“我這兒不是兔子喫茶!”走到百子櫃尋找所需的藥材,取出一點拿到秤子上秤出適當份量。
鬼灯乾脆動身繞到認真工作的店主後面,輕輕摟住他的腰,下巴抵著他的肩膊。
“幹嘛,你這下妨礙到我了。”
不想理會他,一手輕輕推開身後的惡鬼,拿著份量正確的藥材到邊上準備裁切。
估摸著白澤那點小心思,鬼灯拉住了推開他的那隻手。
“既然這裡是白豚喫茶,不拿出毛絨絨軟綿綿的尾巴來治癒客人,真是太沒職業道德了。”
“才沒...

【鬼白】情信

*鬼白←加加知
*撒糖向
*這裡的加加知跟鬼燈是兩個個體
*看ゆりあ 的九夏に咲く有梗而發的即興短篇

*全文完,重新發一次

01
一拉開門就發現極樂滿月的店主坐在在櫃檯後面,神情古怪,手上拿著一封應該是信的物體。
“白澤先生,我來取預定的藥的。”
可能是店主思考東西太入神,所以並沒有反應過來。
桃太郎好心用手肘碰一下師傅示意一下注意來人,白澤才猛地發現鬼灯的存在。

“我是來取預定的藥的。”從新說明了一下來意。
“呃,知道了,稍等一下,這裡總共五千元,桃太郎幫我收一下吧。”說話時視線也沒停留在鬼灯身上很久,便拿起信件一邊看一邊吩咐桃太郎收錢。
哦呀,這次居然這麽順從沒擅自提高收費,注意力也顯然全在...

【鬼白】人間如夢

*鬼白深夜六十分【冬天】【夢境】【復甦】


白茫茫一遍。

不論是天空還是地上都是白色,風正在咆哮,隨風飄動的暴雪遮蓋了眼前的視野,分不清天南地北,只有雪的世界。

在鬼燈十五歲的暑假中的某一天,夢到了一場暴雪。

*

除了自己以外,感覺不到其他事物的存在,他漫無目的向前走著,身後留下兩行腳印,不感到寒冷也不感到溫暖,好像他並不屬於這裡。

趕完論文之後鬼燈補了一眠,然後再次從那場暴風雪中清醒過來。

*

他在行走了一段路之後,覺得遺漏了甚麼,回頭看著後方,卻只看到地上漸漸被風雪埋沒的自己的腳印,以及感覺到有物體在移動,發出了自己不能辨認的聲音。

又一天的清晨,打算吃過早餐就出發...

【鬼白】您好,我的巴魯斯先生


*鬼白/加加白
*沒頭沒尾的撒糖段子

加加知某天撿到了一個從天而降的神秘男子,沒想到自己喜愛的《天空之城》中的橋段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注視著這個正在自己床上安睡、臉容姣好的男子,加加知覺得說是天使下凡也說得通,如果一個凡人私下收藏天上之物會怎樣?
睡著的白澤先生是安靜的天使,被加加知戲弄而臉紅生氣的白澤先生是可愛的小貓咪,一人在手,雙重享受。
為了方便白澤在這裡生活,加加知替白澤準備了各種各樣的生活用品,無微不至,從來連白澤喜愛研究的書籍,都一一準備了,加加知的圈套,只為白澤而設。
“這不是我前些日子提到的《鬼灯的冷徹》漫畫?你這麽快就幫我搞到手了!”
“對我而言,這並不是難事。”
“加加知君這麽體貼,我...